靠,重庆休假式治疗还有传统的:中美合作所搞得热火朝天的梅乐斯就是给绑架回米国的。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甄上瘾 于 February 08, 2018 14:46:12:

因丫深深卷入米军部与海军的内斗。直接送精神病院。

------------
军统内幕
沈醉 著

美帝海军与陆军争夺对中美所的领导权

在美国内部,为了争夺对中美所的领导权,海军与陆军之间的矛盾,自始至终
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自梅乐斯来华与戴笠接触之后,了解到军统这个庞大的特务组织,不仅有种种
强大的特权,而且机构遍布各地,如果能通过这一组织进行工作,可以毫不费力地
得到美国所需要的一切。梅乐斯的这一发现,立刻引起陆军方面的注意。海军生怕
陆军插手,所以在中美所刚谈判成功,便立即明令宣布:美国驻华的海军有关机构,
乃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一个工作单位,应在舰队总司令直接指挥之下作战。这项宣布,
目的很明显,中美所应当由海军单独控制,其他单位不能过问。
海军这一宣布,反而造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相反结果。陆军原来还不太
注意,这样一来,便通过美驻华武官等深入了解,得知这是深入中国各处的大好机
会,决不能让海军独占,因此也马上来一个声明:凡是在华美军一切机构,均应受
美国中印缅战区司令部节制,并接受美军参谋长之统驭。当时的参谋长为马歇尔,
他从一开始就反对中美所成为一独立机构,直接由海军来指挥。
另外一个想控制中美所的是美国战略业务局局长杜诺万。这个局原来是由美军
情报协调处改组扩充为两个机构,军事情报局与战略业务局。杜诺万一向与陆军方
面较为接近,所以对陆军想控制中美所,他不但极力赞成,而且希望能借机把中美
所置于战略业务局的掌握之中。中美所刚一成立,他就加派梅乐俾为战略局驻远东
代表,先后控制梅乐斯。
杜诺万这一如意算盘,立刻遭到美国海军部和戴笠的反对。杜诺万便请陆军出
面,向梅乐斯提出要派遣一批教官来华,协助中美所训练军统所控制的特务武装,
还企图在西北另行建立据点,并派出巴纳斯与约翰·海登博士等来华。梅乐斯立即
告诉戴笠,认为杜诺万派人来不先征求中美所同意,坚决不接受,结果陆军方面准
备好的一些教官等,均只好半途回去。杜诺万并不因此罢休,所以一九四四年中美
所签订第二次补充合同时,他便作为美方主持人,企图以战略局取代海军情报署来
控制中美所,并推荐战略局的柯林上校为中美所美方第二副主任,也为梅乐斯与戴
笠所拒绝。
魏德迈继史迪威尔出任中印缅区美军司令后,他对中美所与军统局不但歧视而
且成见很深。他极力主张将中美所置于战略局指挥之下,应使中国人退居被支配地
位,对中美所主任由中国人担任早就感到不满。美国一些“白人至上”主义者更从
中推波助澜,而梅乐斯则坚持战略局来华工作人员应受中美所节制。魏德迈便进一
步要中美所必须受他指挥,否则他就辞职。官司打到华盛顿,代表陆军的马歇尔首
先赞成魏德迈的主张,空军亦随声附和,海军虽力争仍无结果。美国联合参谋本部
便发布命令,要在中美所工作的美军人员,自梅乐斯以下均直接受魏德迈之指挥。
由于梅乐斯对魏德迈只是表面上承认受其指挥,实际上并不理会,魏德迈司令
部的人员便借机予以打击。如中美所每月所需物资约一百五十吨左右,实际上连半
数都不给运送。海军方面愿自备飞机、车辆为中美所运输物资,亦被魏德迈阻拦。
海军元帅尼米兹气愤之余,曾表示要用军舰来给中美所运物资到印度,再经雷多公
路运往重庆。
美国海军方面原准备调往中美所工作的人员为三千人,因得不到陆军支援,有
两千左右的人滞留印度,无法飞越驼峰。他们又不愿吃苦经公路来华,结果一直拖
到抗战胜利,即由印度向后转返回美国。
当时中美所在中国的活动,连许多美国人都看不惯,因为军统局及戴笠声名狼
藉,早为美国许多开明人士所不满。美海军部门想把一些夸大与伪造的所谓“成果”
在国内外报纸上披露,遭到了美军方面主持发布新闻的机构所反对。梅乐斯为此气
得发昏,曾准备在重庆举行一次记者招待会,要把中印缅战区司令部和战略局的许
多丑恶内幕公开揭发。结果,记者招待会尚未来得及举行,已被中印缅战区司令部
与战略局发觉,立即宣布梅乐斯神经错乱,马上派人将他押送回国。所以一九四五
年秋天,蒋介石视察中美所时,梅乐斯已被送走,由贝乐利代理副主任,主持对蒋
的欢迎仪式。
梅乐斯回国后,五角大楼的头头便宣布撤去他的官职,并将他的官阶由少将降
级为上校,不过海军方面对他还是支持的。一九四六年三月下旬,当美国海军元帅
尼米兹得到戴笠摔死的消息后,准备派梅乐斯为代表来华致祭。这一消息被刚从中
国回美的马歇尔听到了,马上赶到海军部部长福莱斯特办公室表示反对。他的理由
是戴笠是中国臭名昭著的反共头子,如果美国派官员参加戴的丧礼,将影响他主持
调处国共关系。不但如此,连美国海军原来拟就的“战后海军助华法案”,也遭到
了马歇尔等人的反对而无法实现。
一九四七年初,梅乐斯又被美海军部启用为哥伦布号巡洋舰上校舰长,并同意
他的请求,在中国沿海巡戈一年,所以埋葬戴笠的时候,他能闻讯匆匆由上海赶往
南京。毛人风带我去机场迎接他时,他一看到我们便泪痕满面。他在戴笠坟地上,
更是泣不成声。很显然,他不但是在哭他死去的这好友,同时也是在哭他自己的不
幸遭遇。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